主办: 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   中国法学会法律信息部
您当前位置:中国民事程序法律网 >> 最新成果展示 >> 应用之窗 >> 浏览文章

上海市闵行区法院关于涉机动车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审理情况的调研报告

2017/2/15 15:34:42 《人民法院报》2017年2月15日 王 伟 杨建勇 尹学新 【字体:  
 

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产品消费市场蓬勃发展。然而随着汽车产品消费的持续增长,涉机动车买卖合同纠纷呈现高发态势,严重扰乱了汽车销售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成为审判实践中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难点。

    一、案件数据分析

    从案件受理情况来看,闵行法院2014年受理涉机动车买卖合同纠纷案件66件,2015年受理97件、同比增长46.97%,2016年受理110件、同比增长13.40%。受理案件数量持续增长。

    从案件审结情况来看,闵行法院2014年审结涉机动车买卖合同纠纷案件54件,其中适用普通程序审结13件,以判决方式结案16件、占比29.63%;2015年审结85件,其中适用普通程序审结16件,以判决方式结案47件、占比55.29%;2016年审结95件,其中适用普通程序审结25件,以判决方式结案41件、占比43.16%。总体来看,案件的判决率上升较快,审理耗时较长,审理难度加大。

    二、原因分析

    1.汽车消费市场繁荣发展。数据显示,我国汽车产、销量在2014年同比增长7.26%和6.68%;2015年同比增长3.25%和4.68%;2016年1至11月同比增长14.26%和14.11%。在汽车消费繁荣的同时,各种汽车消费纠纷也随之增多。

    2.买卖双方信息严重不对称。在机动车买卖过程中,买受人与经营者处于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地位。买受人对于机动车的质量、性能、有无维修记录等重要信息依赖于经营者的告知,一般买完车后也不会去专业检测机构检查,而旧车与新车的价差较大。这就容易导致经营者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而在车辆交易中存在隐瞒瑕疵、以次充好、以旧充新等不诚信的行为,买受人购买后一旦发现即引发纠纷。

    3.法律适用不尽统一。由于新消法实施时间不长,涉欺诈的相关法律适用各地不尽统一,消费者对法律的适用存在理解上的误区,容易导致纠纷的发生。

    三、案件特点

    1.案件类型日渐繁多。交付的车辆与合同约定的款型不一致;交付的新车曾有维修的记录,或车辆在运输过程中受损、重新上漆后当作新车买卖;车辆分期付款买卖合同中,买受人未能按时还款等等,案件类型多样。

    2.案件审理难度较大。机动车买卖领域的问题涉及行业操作、汽车工程学等,法官受限于相关背景知识,专业问题需要鉴定,耗费时间和诉讼成本。一些新型疑难案件法律适用上存在困难。

    3.欺诈问题最为突出。由于以经营者在销售机动车时存在欺诈为由可以主张惩罚性赔偿,所以消费者通过诉讼要求“退一赔三”的积极性很高。但现行法律关于汽车销售欺诈的规定不够具体,法官需要准确把握相关立法的目的和精神内涵,以实现在司法实践中的妥当运用。

    四、司法对策

    1.关于欺诈的认定。欺诈应具备四个构成要件:第一,欺诈人有欺诈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第二,存在欺诈行为,即欺诈人实施了虚假陈述或隐瞒真相的行为;第三,被欺诈人因欺诈行为而陷入认识错误;最后,基于这种错误认识被欺诈人而为意思表示。即买受人做出购买车辆的意思表示是因为经营者的欺诈使其陷入了错误认识。因此,涉案机动车存在瑕疵、经营者未尽必要告知义务并不必然导致欺诈认定的成立。而对于消费者明知商品存在瑕疵但仍然购买的行为,由于与欺诈的构成要件不符,不宜认定为欺诈。

    2.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和证明标准。就机动车存在瑕疵以及经营者是否存在欺诈,一般不应采取严格的举证责任倒置的责任分配方式,而应采取“主张——对抗——再对抗”的证明责任方式,即原则上由消费者提供初步证据证明机动车存在瑕疵或经营者存在欺诈,转而由经营者举证证明自己的商品不存在瑕疵或自己不存在欺诈。这种分配方式可以较好地平衡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利益,在具体判断和适用上也有一定的弹性。在经营者主张买受人知假买假的情况下,经营者应提供初步证据予以证明,其仅提出买受人明知作为抗辩,未提供初步证据的,不应予以认定;经营者能够提供证明买受人明知的初步证据的,转由买受人就其受到欺诈进行举证,买受人不能举证的,应当认定其构成明知。在证明标准上,欺诈的证明标准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有别于一般民事案件的高度盖然性标准而应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

    3.惩罚性赔偿基数的确定。对于机动车这种大件商品,进行局部欺诈,不影响整体效用,不足以构成根本违约的,应仅就局部欺诈部分进行惩罚性赔偿。比如欺诈部分与整体性能的关联性较小,尤其是可单独配置的如汽车音响等不影响汽车驾驶性能的部分,可以局部欺诈部分的价值为赔偿基数。如果构成对商品的整体欺诈,比如欺诈部分属于机动车的核心部件,如发动机、制动系统等关乎车辆主要功能和驾驶人员安全的,则应以整车价格为赔偿基数。在个案中还要综合考量瑕疵对整体价值的影响,对消费者做出购买意思表示的影响,以及欺诈的恶劣程度和对汽车交易秩序的影响等因素来确定赔偿的基数。

    (课题组成员:王  伟  杨建勇  尹学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