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   中国法学会法律信息部
您当前位置:中国民事程序法律网 >> 最新成果展示 >> 检察监督 >> 浏览文章

对开展民事执行检察监督的思考

2015-8-10 9:54:15 《人民法院报》2015年8月5日 李 雪 王其生 【字体:

 民事执行检察监督,经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的激烈博弈,于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改而尘埃落定,但对检察机关如何实现执行监督权,民事诉讼法没有细化规定。2015年出台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仍未对民事执行的检察监督予以规定,可谓是一大立法遗憾,这也证实民事执行检察监督的实施尚未达成共识,给检察机关的实践探索留下了空间,也对法院如何应对提出挑战。笔者通过对民事执行检察监督的开展作些探索,以期未来立法能完善这一制度。

    一、遵循有限监督原则

    构建执行检察监督机制必须首先确定指导原则,这是有效发挥检察监督作用的保障,也是利于法院接受监督、防止不当妨害正当执行的需要。有限监督原则要求民事执行检察监督应避免对于公民权利及司法权的过度干预,对民事执行的监督应当体现谦抑性,限定在合理的范围内,以规制检察权的扩张和滥用。执行检察监督的目的在于通过有效监督,促使执行正确行使,保障案件执行效果的实现,主要解决延期执行以及执行不充分的问题。民事案件的执行涉及的法律关系复杂,需要兼顾效率与公平价值,倘若检察监督过多地干涉民事执行活动,会影响法院民事执行权的正常运行。所以,应将民事执行检察监督限制在必要的、合理的范围内,只在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能够得到及时实现时或出现非法侵害时,才能够开展民事执行监督工作,以确保执行权的正常运作。司法权有其适度的权力空间,在这个空间内不受其他机关的干涉,即便是依法实施执行监督也应保证法院这一权力空间。因此,民事执行监督应釆取谨慎态度,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做到适当干预,不能对当事人自治权进行干涉,亦不能损害审判权的独立,应遵循有限监督原则。

    二、扩张检察监督对象

    2011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在部分地方开展民事执行活动法律监督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试点通知》),《试点通知》将民事执行监督的范围限定为五种情况。事实上,近年各试点检察机关开展的执行监督均超出此五种情形,新修改的民事诉讼法亦未限制具体情形,因此,笔者认为,执行监督的范围不应限于《试点通知》的五种情形。监督的对象应为民事执行行为,包括执行实施行为和执行裁决行为,除《试点通知》中规定的五种情形,对执行人员怠于执行或消极执行,造成债权人及利害关系人权益受侵害的不当执行行为应纳入监督对象。如:1.应当责令被执行人报告财产而未责令其报告。提供财产信息是被执行人的义务,法院未按规定责令被执行人披露财产信息,是一种违法的消极执行行为;2.应当进行搜查而未进行搜查。法律赋予了执行法院搜查权,但在执行实务中,出于多种因素法院却很少使用该权力,导致本能够发现的财产未能发现;3.应当追加被执行人而未追加。依法应当追加被执行人却不追加是执行法院的违法行为;4.不应当裁定中止执行、终结执行而裁定。法院滥用、误用中止、终结权,在不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裁定中止、终结执行,会造成本来能够执行的而未得到执行。所以,执行检察监督不限于《试点通知》规定的五种情形,对于检察机关在办案实践中探索比较成熟的、实践中出现较多、有监督必要的不当执行行为均应列为被监督的对象,丰富和完善对检察监督对象的规定。

    三、合理适用抗诉方式

    检察机关可以通过抗诉对法院的民事审判活动进行监督,但立法未规定对民事执行的检察监督是否可以采用抗诉方式。《试点通知》规定了书面检察建议,除此之外,实践中检察机关还对抗诉、现场监督、纠正违法通知等方式进行了探索。抗诉是民事审判检察监督实践中较为成功的方法,将审判监督中卓有成效的抗诉制度嫁接到民事执行监督中是否可行值得研究。笔者认为,执行裁决行为是指对案件执行过程中出现的实体性和程序性问题进行裁决的行为。与执行实施行为相比,执行裁决更加注重程序的公正。裁决与判决的性质本质上是一致的,因此可借鉴审判监督程序来规定对执行裁决行为的监督。法院依据执行裁决权作出的执行裁定包括两种,一种是关于程序问题的裁定,如中止执行、决定冻结存款等;另一种是关于实体问题的裁定,如变更、追加被执行主体等。笔者认为,出于执行效率的考虑,对于程序性裁决没有必要运用抗诉的方式进行监督;而对于实体性裁定,因其涉及民事执行中实体法律关系的判断,这些裁判权与审判程序中的裁判权并无两样,都可能出现错误因而同样需要监督,检察机关可以提出抗诉。

    主要包括: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执行行为违法异议的裁定,如:管辖权异议、执行分配异议、第三人对履行到期债权的异议等;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责令返还已执行财产的裁定;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裁定;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的对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不予执行的裁定。上述裁定都是具有实体性终局性的裁定,并起到为当事人或其他利害关系人创设、变更、消灭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作用,应当作为抗诉监督的对象。但案外人异议裁定无需纳入检察监督。因在案外人异议制度中,赋予当事人、案外人两条救济途径,即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无论是依据审判监督程序还是提起诉讼,检察院都有可能在将来对案件实施监督,无需在执行阶段即赋予当事人、案外人申诉权利,避免构造出重复性的救济途径。

    (作者单位: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