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   中国法学会法律信息部
您当前位置:中国民事程序法律网 >> 品味人生 >> 浏览文章

做学术是兴趣的自然流露

2013-7-9 9:11:56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网站 吴泽勇 【字体:

 

记者/2012级法律硕士 刘亚新 高菲

    编者按:

    为加强法学院校友工作,凝聚人大法律人身份共识,加强人大法律人共同体建设,宣传报道人大法律人发展成就,启迪在校学生成长成才,法学院党委决定推出“人大法律人”校友系列专访活动,组织在校学生采访优秀、青年校友,定期推出人物专访,叙说人大法律人多姿多彩的人生经历,感受曾经发生在人大法学院的动人故事……

    “人大法律人”, 架起心灵的桥梁,感受榜样的力量。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校友名片:

做学术是兴趣的自然流露

    吴泽勇,1975年生,河南商城人,河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现任河南大学法学院院长。1997年在河南大学政治系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2000年在河南大学法学院获得诉讼法专业硕士学位,2003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获得诉讼法专业博士学位。自1998年起,先后在《法学研究》、《中国法学》、《中外法学》、《法律科学》、《现代法学》、《法商研究》等刊物、集刊、文集独立或与导师合作发表论文、译文40余篇;出版译著一部;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福特基金会项目若干。主要研究方民事诉讼法学,倡导并且践行一种既有广阔理论视野,又能直面中国法律实践的民事诉讼法学研究进路。

    正文:

    对吴教授的采访是在他所入住的酒店大厅,简单朴素。采访前,我们想象应该是位年轻而儒雅的学者。但是真正见到本人还是让我们吃了一惊,吴教授穿着牛仔裤运动鞋,一身休闲服,完全像是个在校的学生而非是一个法学院的院长。但是通过采访交谈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位优秀的法律人、一位法学院院长应该有的素质,谈吐中的坦诚以及给青年学子的诚挚建议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求学之路:迷茫中与法结缘

    吴教授本科学的是经济管理,真正接触法律是在硕士阶段。问到为什么选择法律这个问题时,吴教授很坦诚的告诉我们当时考研更多的是为了跟女朋友在一起,而与法律结缘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旁听课程。在那次课程中吴教授碰到了他硕士阶段的导师章武生教授,也使得当时正处于毕业迷茫期与困惑期的他选择了在本校学习法律。

    虽然之前从未想过学习法律或者是做学术,但是在研究生阶段,吴教授通过自己的学习以及跟导师发表论文的锻炼,研二就确定要在法律方面继续深造。当时民诉的博士点只有包括人大在内的几所学校,而人大的江伟教授作为章武生教授的导师又参与了吴泽勇教授的硕士论文答辩,于是博士阶段吴教授就师从江伟教授来到人大学习。

    吴泽勇教授在硕士博士阶段已经发表过大量的论文,但他自己认为学术之路尚未确定,对于博士毕业后的发展方向仍然很迷茫。所以博士后,他仍然在法律研究道路上继续探索,以法律史的研究来作为尝试,但是学术的方向仍然不很清晰。当时国内的民事诉讼法研究还不是很发达,资料也不全,很多外文原著国内学者都没法吃透。而德国作为大陆法系研究的核心国家,出国深造成为了吴教授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德国留学的经历让吴老师获益匪浅,国外法学研究者选择课题以及研究的方法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也让他确定了以后的研究方向,形成了自己的研究风格。

    二、做学术:摸索中确定方向

    在德国的最后一年时间,由于解决了语言上的问题以及通过前两年在德国的积累,吴教授明确了自己的研究方向----群体诉讼的研究,回国后在这一领域也发了很多论文。在德国的最后几个月,吴教授开始做证明责任的研究,回国后仍然在继续。群体诉讼和证明责任这两个问题作为民事诉讼中最晦涩最复杂的问题,国内的研究显得不尽人意,或者仅仅是对国外理论研究的阐明,或者是对案例的粗浅分析。通过在德国的学习,吴教授希望能够整合两大法系的理论资源并结合中国的现状来从一个全新的视野研究这两个问题。

    目前国内的民事诉讼法研究主要用的是比较研究的方法,但很多比较研究只是对国外制度的列举和梳理,并没有深入到制度内部,没有关注制度起源、背景和运作实效。要对两大法系进行全面的研究,不仅要了解大陆法系,还要了解英美法系,对两个法系都有深入的研究,这样的视野才不会局限,观点不会偏颇。有了这些理论基础,再结合国内的法律实践去研究,在国内的实践与国外先进理论的一种“交复往返”的过程中,中国学者才能一方面真正服务于中国的法治建设,另一方面也与外国学者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这就是他倡导并实践的“一种既有广阔理论视野,又能直面中国法律实践的民事诉讼学研究进路”。

    在面对被评为中国法学创新网的新秀100这件事上,吴教授表示并不知道评选的过程以及是否有个量化的标准,但他认为这个评选应该说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权威性和认可度,被评为新秀100也是对自己学术的认可和肯定。

    吴泽勇教授在回顾求学道路时,坦言自己是走了一些弯路,具体来说,就是自己学术风格的形成比较晚,是从德国回国后,才对于今后研究的选题和研究方法有所把握。而这个时候自己已经三十四五岁了,对于一名法律研究者来说,确实有些晚。吴教授认为一个法科学者的成熟应该在二十八九到三十岁,而自己之所以晚了四五年,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当时中国的学者,包括他们的导师都没有受过规范的学术训练。甚至中国法学研究的方法和规范本身,也是经过几辈法律学人的实践才逐步成型的。他们这辈法律人,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逐渐摸索着才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研究方向。拿自己的学术经历来说,在硕士和博士期间,吴教授比较倾向于做民诉法的基础理论研究,当时的博士论文做的是程序自治研究。在博士毕业后,自己发现这个研究越来越空洞,很难和大家达成共识,而且不能推动中国的法律实践。那个时候,自己感到无比困惑,博士后期间又做了法制史的研究并且后来决定出国。一直到了德国之后,才从德国法律学者的论文中得到了启发。德国学者的论文非常重视判例的研究与分析,贴近实务,法学研究与司法实践是密切相关的。也是在那个时候,吴教授才明确了自己今后的学术研究方向。

    三、当院长:人生的新挑战

    吴泽勇教授的另一个身份是河南大学法学院的院长,是一名年轻的管理者。作为院长,更多的要去做一些管理的事情,不能像以前一样专心的做学术。对这个角色的转换,吴教授坦言自己处理的并不是很好。做院长不比做学术,更多的是要去处理一些人际关系、开会、出差等繁琐的事情,由于之前没有相关的经验,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时间看书。但是吴教授希望也确信自己在逐渐熟悉这个职位以后还是要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术上,做学术仍然是自己最长远的目标。之所以接受法学院院长这个职位,一来自己是母校培养出的学生,自己有义务也没有任何理由来拒绝为母校服务,二来人生也需要去尝试一些其他的事情来锻炼自己。

    作为一名法学院的院长不可避免的要去思考国内法学教育的问题,吴教授认为目前国内法学教育的问题很严重,理论与实务严重脱节,法学教育与文科教育并没有区分开,没有强调法学本身实践性的特点,这样导致学生对法律的理解和运用都存在很大的问题。国外的法学教育主要是把学生作为律师或者法官检察官来培养,而不会刻意的去培养学术型的法律人才。吴教授认为学术人才不需要专门的去培养,做学问只不过是个人兴趣的一种自然流露,学术培养应该是一种附带性培养,学者不需要培养而需要自发的去做学问。尽管国家已经认识到这方面问题的严重性并已经采取措施,但是由于教师本身的素质已及整体的设置,这个问题的解决也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吴教授在自己的学校也开始通过增加案例教学在教学中的比重、开展法律诊所、请实务人员来开讲座等举措,不仅是对学生,在对教师的教学方法上也规定每节课必须有案例,强迫老师来通过这种方法教授知识,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的举措来增强法学实践性教育。

    作为法律硕士,我们也向吴泽勇教授请教了关于国家在法学专业设置方面的问题以及对法律硕士这一专业学位的设置有何看法。吴教授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它关系到了国家整个教育体制以及专业设置的宏观思路。关于法学专业设置的问题,吴教授通过德国与美国两种不同教育模式的比较,阐述了自己对中国专业设置的看法。以德国为例,德国的法律专业是没有硕士的,德国的学生在本科阶段就会接触到大量的案例以及司法实践,并且在大学低年级的时候学生就已经基本能够确定自己今后的发展道路以及毕业论文的选题,并用整个大学五年去健全自己的法律知识并通过司法考试。因此,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培养出的学生,毕业之后完全有能力直接从事法律工作或者考取博士,进行法律方面更深层次的研究。而对于美国而言,是只有硕士阶段才可以学习法律的,即美国人更加注重一名法律人的基础素质,认为法律是建立在一定的其他知识之上才能够学好用好的知识,法律工作是服务性的,是需要有其他专业背景做基础的。而我们国家恰巧算是将德国和美国的教育模式结合起来,从本科到博士都有法律专业的设置。而法律硕士学位的设立,也体现了国家有意愿在培养法律人的过程当中,把学术型人才和实用型人才区分开来。但由于设立时间不长,我们还没有能够体现出法律硕士培养的突出特色,即学生并未在学习当中充分发挥本科专业的优势,将本科专业与法律良好的结合起来,这也使得法律硕士的培养摇摆于法学本科生和法学硕士之间。在这方面,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改革发展。

    四、作为前辈:给青年学子的建议

    吴教授认为,现在国内的研究相对比较发达,通过积累,国内的资料也比较丰富,现在的学子如果要做研究,在资料的查找以及前辈的指引上都有着相当大的优势。当时自己在国外是边摸索边学习,而现在的老师基本上都受过相对规范的训练,而且很多有出国经验,可以对我们年轻的一代有比较好的指引。这是我们青年学子的优势。但是现在机会太多诱惑太多选择也太多,反而容易迷失了方向,这也需要青年学子自己去做出判断找好方向。读书的时间非常有限,两三年来专心读书时间尚且为短,如果做多个尝试的话反而容易耽误时间,不论是出国还是工作,都要沉下心来给自己一个规划,好好利用在学校学习的时间。

    对于青年学子今后的发展方向,吴教授认为中国学生存在一个通病,即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非常迷茫。究其原因,是长期以来的教育模式造成的。从小到大,中国学生所接受的教育并没有给学生一个独立思考、着重培养自己兴趣的空间,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长,从中考到高考,我们的每一次选择似乎都是在别人的指导下做出的,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很多中国学生是没有认真思考过的。吴教授认为,我们应当首先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并对之后人生规划的大方向有一个把握,比如是更倾向于理论型还是实务型,可以通过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来做个评估。如果确定是理论型,平时则可以多看书,多写论文;如果确定是实务型,则应该把重点放在司法实践上。

    谈及对青年学子的建议,吴教授提到,无论是今后从事学术型研究还是做法律实务工作,青年法律学子都应当具备一种意识和一种能力。一种法律意识具体指的是要关注中国的法律事件、关注中国的最新立法、焦点案件、最高法院的指导性案例和各个司法解释。这是法律人应当具有的一个基本意识,因为如果对这些东西漠不关心,在研究或者实务当中是很容易出现错误的。所以青年学子应当尽量关注中国法律的最新动向、学者观点、法条变化等等,追踪法律事件要像平时看新闻联播一样习以为常。一种法律能力指的是逻辑分析能力,这是最基本的一种能力。而最直接培养这种能力的方法就是写论文,它可以锻炼我们如何能把一个问题讲明白,说清楚。讲明白,可以锻炼自己的书面文字、查找资料的能力;说清楚,则锻炼了法律思维和语言表达的条理性。当然,除了上述两点必备的素质之外,要做一名优秀的法律人还需要具备很多其他能力,例如外语能力、人际沟通能力等等。对于有志于学术研究的学子,吴教授建议我们至少要懂两门外语,即一门英语和一门大陆法系国家的语言。只有这样,才能够充分了解两大法系的法律以方便对于中国法律有更好更深入的研究。

    后记:

    采访的时间虽然有限,但是在这短暂的时刻里,吴教授作为青年一代的学者和年轻的管理者以及一位人大的学长,每一个身份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学者,他对学术有自己的见解;作为院长,他对自己管理的学院有着良苦的打算并逐步实践着;作为学长,他现身说法,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实用的建议。我们相信吴教授的学术研究一定会有所成就,也衷心祝愿河南大学法学院在吴教授的带领下越来越好!

    (编辑 孟珊)

 

网友评论: